《冲喜傻妻:妈咪是玄学大佬》最新章节更新 许窈之霍青全文免费阅读

2022-11-27 23:09:41来源:网络转载作者:西红柿 阅读量:33 字体:

车子缓缓在张氏门口停下,许窈之从总裁电梯直接前往张氏总裁的办公室。

叮——

电梯门刚打开,许窈之就被眼前一群人吓了一跳,众人围在电梯门前点头哈腰,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上满是谄媚:“大师您来了,快请进快请进。”

《冲喜傻妻:妈咪是玄学大佬》最新章节更新 许窈之霍青全文免费阅读

许窈之微微点头,帽檐和口罩遮住了她的全脸,看不清容颜。

张胜倒没想到这个大师竟然是个孕妇,他的笑容呆滞了片刻,随后迎了上来:“大师,您这......”

“不碍事。”许窈之压低了声音,喜怒难辨地说道,“我说过,不能有无关紧要的人在场。”

张胜连忙道歉:“对对对,是我的失误,大师您里面请里面请。”

说完,就将其他人都赶了出去。

众人走的也爽快,出去还不忘带上门,足以看得出他们对许窈之的话的忌惮程度。

直到整个办公室只剩下许窈之和张胜,许窈之才淡淡看向张胜。

张胜搓着手掌,满面笑容:“大师啊,我们张家的命运可就掌握在您手里了啊。”

许窈之依旧一言不发地看着他。

这个张胜,跟她想象的有点不一样。

完全一副小人模样。

“大师?”张胜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“请问我需要做些什么?”

许窈之收回视线,掏出了准备好的符纸,以及沾染了朱砂的毛笔,淡淡道:“找个地方躺下吧。”

“哎,好好,多谢大师了。”

“不用谢我,完事之后把你知道的一切告诉我就行了。”

张胜兴奋地躺好,应答道:“一定一定。”

这毫不掩饰的敷衍令许窈之皱了皱眉,但是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轻轻启口念起了符咒:“道由心学心假香传香爇玉炉心存帝前,真灵下盼仙旆临轩今臣关告迳达九天。”

“玉帝有劫神墨炙炙形如云雾上列九星神墨轻磨霹雳纠纷急急如律令......”

“张氏第三十八代子孙张胜,现年五十八岁,一生勤勤恳恳兢兢业业,为张氏一族殚精竭虑,现求阳符保佑,定!”

随着许窈之的咒语,眼前的符纸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,将整个办公室都照耀的金碧辉煌。

符纸飘然而起,落入张胜的心口处,砰一下,消失不见,与此同时,他的手里多了一道折好的符纸。

张胜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,久久不能缓神。

“好了,这张符你随身带着,带一个月,一个月之后,没有意外的话张氏就能重回顶峰。”许窈之收起自己的东西,双眼定定盯着张胜,“轮到你兑现你的诺言了。”

谁知张胜咧嘴一笑,开始打马虎眼:“大师啊,您说您要知道这么久的事干嘛呢?”

“管你什么事?”许窈之的耐心已经快被磨灭,身上异于常人的气场也随之散发出来,那眼神,让张胜心虚不已,仿佛被看透了般。

张胜不自然地咳了一声,说道:“这张氏还没恢复呢,等恢复了,我自然会告诉你。”

他心里什么想法,许窈之怎么会不知道?

隐藏在口罩下的唇角缓缓勾起,人呐,总是贪得无厌的。

“好,我等着那一天。”

张胜心里一下就乐开了花,不过是一个刚出山的道士,玩心机怎么可能玩的过他?他好歹也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。

那件事......他必须永远烂在肚子里。

张胜眸子暗了暗,亲自将许窈之送下楼,回到办公室后看着手里的符纸,激动不已。

真好,白得一符咒。

出了张氏,许窈之再次坐上了那辆迈巴赫。

前面的司机看她神情淡淡,不由得好奇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没问出来。”

“没问出来?张胜那个老奸巨猾的,这怎么出尔反尔呢?”

“没事。”许窈之靠在椅背上,闭上了双眼,幽幽说道,“他还会再来找我的,到时候,可就由不得他了。”

司机叹了口气,许窈之想知道的东西,谁也瞒不住。

“现在去哪?你不会要回霍家吧?”

“不回。”许窈之看向窗外,车窗倒映出她好看的容颜,只是美人的眉头是紧皱的,“送我去江湾豪庭,然后想办法帮我把婚离了。”

“得嘞。”

半路上,司机又问道:“你说,这霍青执娶你是几个意思?”

许窈之皱着的眉头依旧没散开,半响,她揉了揉太阳穴,头疼道:“目前还不清楚,在外界来看,我只是个不受宠的傻子,我也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
“说不定他是看上了你的美貌呢。”司机打趣道。

“呵,他可不像看外貌的人。”

两人一路轻松无比,聊着天,向江湾豪庭去。

殊不知,两人的对话全部都清晰地被传送到了霍氏大厦里。

“江湾豪庭?”霍青执撑着下巴,饶有兴趣地听着。

许窈之的手机被他偷偷按上了监听器,就知道这小妮子要跑,幸好早有准备。

一旁的卓文连忙说道:“与许小姐在一起的男人叫商汤,是一名极为厉害的黑客,这些年许小姐的单子都是他帮忙接的,并且许小姐以他的名义,在江湾豪庭买了栋房子,当初您暗中动了手脚,就是您隔壁那套。”

霍青执了然地点点头,合上文件,他无奈道:“算了,今晚我也回江湾豪庭。”

“是。”

夜晚,夜色如水。

许窈之坐在阳台的吊椅上晃啊晃,看着这灯火通明的城市。

她的眸中一片清冷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而阳台的另一头,隔壁的阳台上,一个男人的身影隐在飘荡的窗纱后面。

霍青执拿着红酒,盯着不远处的可人在发呆。

前世,她也总是这样,喜欢自己一个人坐在阳台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眸中淡淡,仿佛什么事都挑不起她的情绪。

偏偏,她的眼里只有看见他的时候才会产生一丝情绪,可偏偏,伤她最深的也是他。

或许是因果报应,上天来让他补偿她了。

让他带着悔恨,和爱而不得的痛苦。

霍青执想到这,一时失笑,将手中的红酒一口闷,苦涩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  • 1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