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麻衣龙婿》全篇免费阅读第5章

2022-12-04 00:54:59来源:网络转载作者:西红柿 阅读量:31 字体:

“想跑,没有那么容易!”

走路缓慢,看起来稍有不慎,就会一头栽倒在地的长袍老头,一个敏捷转身,身影一晃,不等我反应过来,人已经挡在了我的前边。

他身上莫名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,一股看不透的力量,迅速朝着我这边迎面扑来。

《麻衣龙婿》全篇免费阅读第5章

那气场力量强大,仿佛能够穿透我的肉身骨髓,顿时间,我浑身酸软无力,身体一晃,一下子跌倒在地。

“堂堂麻衣鬼手黄大朗,想当年在江湖之中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怎么生出你这般上不了台面的孙子来,果真是一代不如一代!”

长袍老头仰头狂笑,手里的拐杖敲打着地面哒哒作响,慢慢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我惶恐万分。

我爷爷的名字就是黄大朗,爷爷是麻衣鬼手的事情,我也就是这些年才得知,跟着爷爷学了这么多年的本事,突然遇到事情了,我心里慌乱至极,竟然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对付。

有一点不用怀疑,面前的这个长袍老人,铁定不是王叔了。

“你是谁,你为何要害我?”

我不能给爷爷丢脸!

极力控制住内心的慌乱,双眼迅速朝着四周观看,以寻找有利的机会反击,同时找着话题,试图拖延时间。

可看清楚面前的处境,我的脑门上,不由冒出颗颗豆大的汗珠。

这条巷子,长且狭窄,路边一个行人都没有。

周围全是浓重白雾,光线阴暗至极,放眼望过去,最大能看到五米开外。

这个老头,绝对不是善类,他同我爷爷一样,定也是个风水师!

“我是谁?为什么要害你!你得去问问黄大朗!要不是当年黄大朗肆意妄为,我能成了现在这幅模样吗?明知道他树敌颇多,还敢让窝囊废孙子单身入江湖,我看他黄大朗是要断子绝孙!”

那长袍老人仰头奸笑,手中的拐杖往地上狠狠一跺,一把摘下了他架在脸上的那副墨镜。

我当即大惊!

这老头的两个眼珠子不翼而飞,只留下了两个黑洞洞的眼眶!

他用那个黑洞洞的眼眶,直勾勾的盯着我,仿佛能看到我一般,直把我看的心里发毛!

“当年同黄大朗大战一场,姓黄的依仗着他技能高我一筹,让我在风水比武大会上出尽洋相!师父更是嫌弃我丢尽我们茅山派的脸面,硬是逼我脱离宗门!我不得不自挖双目,以此立誓!黄大朗啊黄大朗,想不到吧,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,你的宝贝孙子,终究还是落入了我的手中!”

说罢,长袍老头伸出他那双瘦骨嶙峋的手,朝着我的眼睛就要挖过来。

要是眼睛被他挖去,岂不是成了瞎子!

这长袍老头尚且依仗一身玄学立足人世,我这一瓶子不满,半瓶子晃荡的玩意,岂不是成了废材!

我得想办法自救!

我灵机一动。

“恕我眼拙,不知前辈竟然是茅山派传人,爷爷,不知您是否听说过,世间有一奇术,可以令五官复生之术?”

话一说完,我心里连连作呕。

为了活命,我竟然称呼爷爷的敌人为“爷爷!”

要是我有爷爷那般功夫,早把他捶打个稀巴烂,还用的着如此卑躬屈膝?

那黑袍老头听我这般说话,当即一愣。

很明显,他对我的话,有些心动了。

“爷爷,我可以带你试试,毕竟,能恢复双眼,看到万千花花世界,是件好事。”

我试探着起身,左手抓住提包,右手抓住了一块石头。

老头是个瞎子,却能准确无误的判断我的方位,他定是靠着什么特殊的手段。

人有五官,辨别方位的方式,无怪乎眼睛看,耳朵听,鼻子闻。

长袍老怪眼睛瞎了,确定无疑,那么他辨别位置的器官,也就是耳朵和鼻子了!

我拿起手中的石头,朝着他后边的方向,狠狠打砸过去。

“谁!”

老头警觉,身形灵敏跳跃,人准确无误的跳到那块掉落到地上的石头上。

我心里顿时一乐。

就在刚才,我察觉到,石头飞出的瞬间,老头耳朵,迅速动了一下。

他是用声音来辨别我的位置!

这样就好办了!

我轻轻起身,蹑手蹑脚走到一边,朝着来时的方向迈步过去,试图离开。

“哼!就你,还想逃出我的手掌心!”

身后猛然传来一声狠毒的声音,我吓了一跳,身体不由抖动了一下。

我还是低估了他的能耐,他耳朵辨别方位的本领,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功效!

即便我走路没有半点声音,可终究还会引起气流的浮动,他能通过气流的浮动,来辨别我所处的位置!

事已至此,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毙。

我狠心大步朝着那厚重浓雾冲了过去。

可这浓雾如同铜墙铁壁一般,不管我如何用力闯,我始终是在小胡同里打转转!

鬼打墙!

我猛然想起爷爷教给我的术语来。

可我终究是学艺不精,尽管我此时识别出是鬼打墙的幻术,紧张加上惶恐,我大脑当中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动作,才能走出去。

完了,完了!

我不禁连声叫嚷。

眼看着那黑袍老头,一步步朝我这边逼近过来,豆大的汗水,噼里啪啦的顺着脸颊往下滴落。

出师未捷身先死,我这什么事都没有干,就这么一命呜呼了,就算是死了,也无脸见黄家先人哪!

我眼睛一闭,只等着那黑袍老头取我性命。

“出来!”

耳边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,随之,手臂被一个人一把拉了过去。

等我回过神来,我已经重新站在了太阳底下。

甚好!

我不由大喜,撒丫子就朝着前边疾跑而去。

“臭小子,等等我!”

那陌生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此时,我已经累的汗流浃背,双腿酸软,正弯着腰身,两手撑在膝盖上,大声喘息着粗气。

“你说你这个臭小子,刚刚来就闯下这么个大祸!你爷爷千叮咛万嘱咐,不要暴露你的行踪,为何这李瞎子,早就知道你要来?”

不容我喘气,一个结实的臂膀,一把拎起我,如同拎小鸡一般,飞一般往前边奔跑。

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已经来到了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里,坐在了一个红漆斑驳的椅子上。

一个身上穿一身白色麻布褡裢衣服的中年男子,坐在我的对面,递过一碗茶水来。

我不敢接。

鬼知道面前的这个中年男子,到底是敌是友?

  • 1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