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龙婿桐语小说在线阅读第4章

2022-12-04 00:55:10来源:网络转载作者:西红柿 阅读量:32 字体:

“你这个财迷心窍的老东西,不是嘱咐过你了,三楼那个房间不要给客人住吗?”

刚走到楼下,就看到一个五十多岁,身上穿着花褂子的胖女人,正在同老板谈论着什么。

“哼,一个乡巴佬,我能给他个落脚的地方,已经便宜他了!再说了,他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?”

麻衣龙婿桐语小说在线阅读第4章

说罢,老板低头扒拉着饭粒。

我莫名心慌。

昨晚遇到的一系列事情,都是真实存在的!306房间,真的不太平。

我不由摸了一下挂在我脖颈上的石头。

关键时刻,要不是这块麻石救我一命,说不定我真的就一命呜呼了。

“哎呀,小兄弟,这是到哪里去啊,昨晚休息的可好啊······”

老板娘察觉到我走了过来,迎着一张笑脸走了过来,热情洋溢的样子,同老板冷冰冰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“我,我有事·····”

慌忙躲过老板娘伸过来的手,攥紧手里的提包,快速朝着外边走去。

“小伙子,再来啊······”

身后传来老板娘热情的招呼声。

我不由摸了一把裤兜,生恐他们发现异样。慌忙加快步伐,一路疾跑而去。

好险,要是我捡到金戒指这个事情,被视财如命的老板知道的话,他岂能放过我?

不知道跑了多远,我终于在一处僻静之处停了下来。

省城之大,我该到哪里安身呢?

爷爷说过,要是我擅自回村,会给村子带来灭顶之灾,我真想掉头就回村去。

我突然想起二叔叮嘱我的话。

爷爷留给我一封信,并且叮嘱我,到了省城之后,就可以打开了!

我慌忙从提包里翻出那封信。

书郎:

到省城之后,到平阴路找王叔,王叔会帮你打点好在省城的生活。家中一切勿念,一切听从王叔安排。

事成之后,我自会去寻你。

爷爷。

就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,还非得让我到省城后才打开。

我不禁摇摇头。

要是早点知道有王叔照应,我至于住那破烂旅店,差点吓出人命吗?

嘀嘀咕咕一声,一路打听着,朝着平阴路的方向走过来。

在路边,有一处大大的牌子,上面写着几个大字。

“金银首饰回收”

我不由大喜。

初来乍到,投奔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王叔,以后还要麻烦王叔打点操劳,怎么着也得带点见面礼吧?

把捡来的那枚戒指卖了,不正好给王叔买件上好的礼物?

打定主意,我就朝着那家首饰店走过去。

首饰店不大,也就是三四平方大小,一个小小的柜台,占据了屋子里大部分空间,里面一个女人,披散着一头长发,正低头忙碌着。

“你好,我卖首饰。”

我走过去,轻声同店主打着招呼。

“卖首饰?你?”

一张浓妆艳抹的脸抬起头来,上下打量一番,带着嘲弄的语气询问。

我心底不由升起一股怒气。

我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体恤,昨晚穿着在旅店折腾一晚,体恤上布满了褶皱和汗渍,散发出酸臭的味道;下身穿着一件粗布短裤,脚上的布鞋都露出脚趾头,身上又背着一个磨出毛边,看不清颜色的背包,一看就是个乡下农民。

这些城里人,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。

这个店主,明显是不相信我能有首饰售卖。

“当然!”

学着店主翻白眼的样子,嘴里冷哼一声,把手插到了裤子兜里。

大事不好!

心里顿时慌乱起来,急忙把手里的提包扔到一边,把裤兜翻了个底朝天,也不见那枚黄金戒指的影子!

“哼,没有就没有,装什么阔气!一边去,别耽误我做生意!”

店主蹭一下起身,伸出涂抹着鲜艳指甲油的手掌,猛一下把我推到一边。

猝不及防,身体左右摇晃,跌跌撞撞走了几步,这才没有摔倒在地。

我真想两巴掌摔倒面前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女人脸上。

爷爷说过,凡事都要忍,更何况,我初来乍到,这边的情况都不熟悉,万不可造次。

狠狠吐一口唾沫,我悻悻离开。

“小兄弟,姓黄名书郎啊?”

就在我顶着大日头,耷拉着脑袋,有气无力的在街道上走着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出一声喊叫声。

我一怔。

我刚来到省城,没有人知道我的姓名,这位是谁?

转过身来,一脸诧异的盯着面前的老者。

面前站着一位大约六十岁左右的老人。

正值盛夏七月天气,街上的行人穿着单薄夏衣,尚且热的汗流浃背。

而这位老者,身上穿着一件长袍不说,脑袋上还戴着一顶黑色礼帽,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看上去,像是电视上演的那些算命先生一般。

“我是黄书郎,您是?”

我礼貌询问。

“贤侄,我可是等你好久了,你爷爷给我来信,说昨天就会到,怎么耽误了一天?”

听我报出名号,那老者脸上顿时浮现出笑容,一脸热情的走到我身边来,伸手就要抓我的提包。

我连忙摆手拒绝。

爷爷交代过,我的那两本古书,必须由我自己亲自携带,更不准随便交于别人。

况且,我连他姓甚名谁,我都不清楚。

被我拒绝的老人,一脸的尴尬。

“好,好,来了就好,贤侄,一路舟车劳顿,定是辛苦,走,回家,回家!”

老人脸上的尴尬之色,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,冲我打着哈哈。

“走,这边请·····”

老人转过身来,伸出手臂示意。

我匆忙点头回应。

这位老人,定是爷爷信中交代过的王叔了。

不过,我有点疑惑。

爷爷说,来到省城之后,会有一位王叔帮我打点好一切。

按理说,喊他王叔的话,年龄应该跟我二叔差不多,三十岁左右的样子,而这个穿着长袍的老人,帽子下方的头发都是苍白之色,喊他爷爷都不为过。

况且,爷爷说过,王叔居住在平阴路一带,而老人带我走去的路,却是截然相反的一条路?

说来也怪,明明是盛夏天气,跟在老人身边,竟然感到阴凉刺骨,冻的我窸窸窣窣发抖,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“爷爷,咱们到哪里去?”

眼看着路越走越窄,天色也莫名变暗,我不由起了疑心,当即停了下来。

现在是中午时分,莫名头顶上空乌云滚滚,阴气笼罩,空气阴冷,诡异的厉害。

“当然是回家了······”

走在前边的老人,发出两声阴笑,突然转过身来。

“啊!”

我慌忙拔腿就跑。

  • 1

推荐阅读